• 网站首页
  • 军事要闻要论
  • 环球快报
  • 特战要闻
  • 女兵达人
  • 兵器动态
  • 体坛动态
  • 老兵俱乐部
  • 沉痛悼念!默默无闻的新冠疫苗守护者

    发布时间: 2020-11-18 17:19首页:主页 > 环球快报 > 阅读()

    “太慢了,我们的研究进度太慢了!”

    不管在家里,还是在课题组,这是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技术组组长、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振东常说的一句话。他说,在保证安全性有效性的前提下,新冠疫苗的研发应该更快。

    只是,这个焦灼的声音不会再响起了。

    2020年9月16日晚上8时,赵振东从长沙参加完学术会议返京,摔倒在了首都机场T3航站楼出口处。此前一天,他赶往武汉参加新冠灭活疫苗生产车间生物安全联合检查。

    因连续工作、过度劳累,虽经全力抢救,年仅54岁的他还是在9月17日凌晨离世。

    1

    没有如果

    “说好15号晚上到了住处回我电话,这通电话,却再也没等到。”妻子王斌依然无法接受赵振东的不告而别,“老觉得他还在家里溜达,到处都是他的影子,特别不真实。”

    在全情投入疫苗研发专班技术支撑工作之外,赵振东自己还设计并推进课题组中和抗体和疫苗的研究,白加黑连轴转,周末也无休。

    “为什么没能早点提醒他注意身体发出的信号?如果能拉他出去多放松,或者简单粗暴地制止不眠不休,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王斌陷入内疚与自责。

    可惜,没有如果。

    学生王蓓,已从科研小白进阶为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助理。“常人到了50多岁时很注重养生,但赵老师不太在意自己的身体。”她说。

    王蓓还记得,最后一次见赵老师,是9月10日教师节,她代表同学们去送花,当时老师还吃了一块学生们订的蛋糕。

    这一别,便是永远。

    2

    “再难也要上”

    “作为病原生物学家,赵振东坚守新冠疫情防控科研攻关一线连续工作200多天,甘为疫苗研发做绿叶。”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郑忠伟说。

    很多人都想在这场战斗中尽一份力,有些人可能会彪炳史册,有些人却默默无闻。赵振东属于后者。

    2月15日,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的郑忠伟以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的身份找到赵振东,说需要一位懂疫苗研发的科学家担任疫苗研发专班技术支持小组组长,但不能直接参与疫苗攻关,只能帮五条技术路线的12个研发单位出主意、想办法,把自己的IDEA无偿分享给大家,解决研发中出现的各种难题。

    “郑院长说了,再难我也要上!”两天后,赵振东抛下手头多项课题,担任专班技术支持小组组长。

    疫苗研发专班成立之初,赵振东与相关工作人员密集调研,两天时间就走访了北京科兴中维、中科院微生物所、中国生物、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等在京新冠疫苗研发单位。

    “围绕灭活疫苗的毒种选择、重组蛋白疫苗的抗原均一性、疫苗ADE效应、动物有效性和安全性实验安排,以及实验室疫苗和生产疫苗在审评审批过程中的区别、体液免疫应答等问题,振东向研发单位提出多项重要建议,切实解决了研发中的困难。”郑忠伟说。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